青春之殇

沉默的

青春停留在不敢说,

不敢想的年纪。

理想不简单,这个不敢想的回忆,

没有理想,也没有烟。

只有幻梦,沾满血色的精灵。

我的忧郁,不值得也不敢说。

再想不到,泡面、面包都不再停留。

这个不敢计算的年纪,

心脏里住着苍老的姑娘。

你无法朝思暮想。

变成沉默的大多数

还是小孩子一样跑开?

在,还是离开,

记得带上你的吉他。

 

苦涩的

这果实在腹中,

发芽后变不再成长。

也许只有幻梦,这黑色的精灵 再一次提醒你。

深埋着梦的坟墓。

来吧,来吧。

午夜,在这里唱歌。

 

 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